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语言文字 >
一壶人生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07-17 00:47
(六)一壶人生
上高中那会儿,我十六七岁。因为成绩不好,考上的高中是全市最差的。班里的学生大多和我一样,在校老师头疼,在家家长烦心,反正也没指望上大学。班里有几个流里流气的插班生,平时我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一起逃课,进游戏厅,还学会了抽烟喝酒。尽管老师把我请到办公室训了好多回,我依然是不屑一顾,我行我素。
暑假里的一天晚上,我照例在外面玩了一天一夜才回家,看见父母在门口乘凉。带着一身酒气,我吹着口哨就往屋里钻。父亲一个拖鞋就砸了过来,正砸在我的背上。我恼怒地跳了起来,他也生气地站起来,挡在门口吼着:“成什么样子了!还像个学生吗?不回家就别进门,滚!”
我掉头就走,吹着口哨,把愤怒的父亲和他对我的教训丢在了身后……漫不经心地走在大街上,我看见一家饭馆正在打烊(yànɡ),门口蹲着一个厨师模样的老头,正在用水龙头使劲冲洗一只茶壶。
闲着没事,我叼了根香烟,蹲在一旁,饶有兴趣地问:“这么晚了,你这么使劲地洗茶壶,闲着无聊啊?”
老头头都没抬,一边继续着他的工作,一边好像自言自语:“新招的伙计咋这么笨,装茶的壶拿去装醋。唉。”老头站了起来,看了看我,用毛巾把茶壶里里外外擦了一遍,放在鼻子下闻闻,叹了口气,“废了,这壶!”
“装错了一次就不中了?”我好奇地问。
“装过醋的茶壶任你怎么洗,都是醋味,废了!”
老头说完,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缓了好一会,直起腰冲着我苦笑了一下,“年轻时候,跟人学新鲜,抽烟叶,老了才知道厉害,嘿嘿,不中了。人啊就像这壶,染上了就洗不去啦。”
我蹲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老头进了店,才缓过神来。低下头回想老头的话,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我站起来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咬紧牙,将兜里的香烟踩得稀烂,转过身来向家的方向走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一壶人生
版权所有: 非特殊声明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南京市珠江路小学
订阅更新: 您可以通过RSS订阅我们的内容更新

Copyright 2002-2015 zjlxx.net. 南京市珠江路小学 版权所有 苏ICP备09037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