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小班沙龙 >
内蒙古遇袭检查站险再遭闯 系边界划定遗留问题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09-26 18:36

  12月21日,据媒体报道:“内蒙古遇袭检查站险再遭闯”,舆论目光再次聚焦在这个位于西北戈壁滩上的检查站。

  此前的12月6日凌晨三点半,内蒙古额济纳旗一检查站遭遇袭击,据额济纳旗警方通报,近百名蒙面人员冲进检查站“打、砸、抢”,致使整个检查站被“夷为平地”,13名值守人员遭殴打,其中6人重伤。

  事发后,多名嫌疑人向警方自首,其中两人分别是距事发地直线距离仅5公里的甘肃金塔县双湾村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

  据报道,事发地位于内蒙古额济纳旗与甘肃金塔县交界的争议地区,甘肃方指责内蒙古非法建站,严重影响了辖区内村民的生产生活;而内蒙古方则指甘肃方一直在蚕食土地,设站正是为了纠正这些违法行为。知情人士表示,该事件是蒙甘两地持续多年的边界纠纷的一个总爆发。

  两地纷争目前看尚未有结束的迹象,当地群众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出面协调,早日解决这一边界争端。

  打砸者向甘肃投案

  回忆起10多天前发生的那一幕,38岁的翟小军(化名)仍心有余悸。

  翟小军回忆,12月6日凌晨3点半左右,刚刚准备睡觉的他被突然闯入的大批蒙面壮汉制服。作为内蒙古额济纳旗马莲井检查站的值班员,他和另外12名同事被齐齐捆绑,丢在了检查站门口的戈壁滩上,每个人的头都被衣服或者枕套蒙住。在零下七度的戈壁滩上冻了2个多小时后,翟小军等人获释,占地4600平方米的检查站则被推倒,成为一片废墟,宿舍内所有人的钱物、手机被抢走。

  “凌晨3时许,100余名蒙面人员闯入我旗马莲井综合执法检查站,切断检查站电源、破坏站内监控设施,并向检查站人员居住区投掷烟幕弹。此次暴力袭击致使我旗马莲井综合执法检查站完全损毁,直接经济损失1000余万以上”。当天下午1点23分,额济纳旗宣传部对外发布了这起暴力袭击事件,“此次袭击还造成两名工作人员和11名守土戍边农牧民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其中6人重伤”。

  12月8日,暴力袭击事件两天后,新京报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检查站像刚刚经历过一场龙卷风一样,一片狼藉。停在房子外的11辆车,大部分都被强行推进房子,和倒下来的活动板房埋在一起。

  马莲井检查站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该站内外原本设置有14个摄像头,但因为停电,监控设备并未记下犯罪过程。他怀疑袭击者预谋已久,因为对方看起来对检查站非常熟悉,他们不仅清楚知道检查站每个值守人员的住处,而且还知道哪些地方不能随便破坏,比如有触电或者爆炸风险的锅炉房、太阳能帆板以及放有液化气瓶的厨房,整个检查站除了这三处外,其余部分均被夷为平地。

  额济纳旗警方将此案定性为“重大刑事案件”。

  内蒙古警方调取的距离事发地约20公里的一处监控显示,12月6日凌晨两点零五分,由两辆铲车和大约七八辆小车组成的疑似作案车队从甘肃金塔方向经过此地。3个多小时后,这支车队原路返回,跟作案时间相吻合。

  警方很快锁定一名犯罪嫌疑人。“他是一名内鬼”,一位知情者介绍说,在检查站先前的监控中,警方发现,这位前来值班的嫌疑人,拿着手机在检查站内到处拍,并将图片发送给了外界。

  12月8日,两名犯罪嫌疑人到甘肃金塔县公安局自首,两人分别是金塔县双湾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

  甘肃金塔县双湾村距离事发地直线距离大约5公里多。12月9日,额济纳旗公安局政工办主任杨欣介绍,最先归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都是甘肃金塔县人,其中一人还有犯罪前科。

  8日当天,额济纳旗公安局发布了“关于敦促‘12·6’暴力袭击案涉案人员投案自首公告”。称在本公告发布之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前投案自首的,予以从宽处理,从轻或减轻处罚。

  12月14日,金塔县公安局副局长刘红民介绍,该局已抓获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双湾村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初步查清涉案人员30余人,“并不是内蒙古警方说的,有百余人涉案”。

  两地警方均声称对此案有管辖权,理由均是属地管理——两地警方均表示,案发地是自己管辖区域内。

  在案件的定性上,额济纳旗警方将此案定性为“重大刑事案件”,而金塔警方则认为此案是“群体治安事件”。

  额济纳旗公安局政工办主任杨欣认为,经过警方侦查,犯罪嫌疑人触犯故意伤害、非法劫持、冲击政府机关等多项罪名,适用《刑法》,故将此案定性为重大刑事案件。

  金塔县公安局副局长刘红民则认为“群体治安事件”是一个更为准确的定性,“如果嫌疑人触犯了刑法,当然就是刑事犯罪,但调查未结束之前,不能一概而论。”

  “就是为了把检查站推倒”

  按甘肃金塔县警方所述,马莲井检查站之所以被选择为打砸目标,是因为双湾村和马莲井检查站纠纷由来已久。

  马莲井检查站站长盛万协说,马莲井检查站2012年建立,该站地处内蒙古额济纳旗和甘肃金塔县交界处,建站主要目的是“为遏制金塔县单方面抢占土地的行为”。

  盛万协介绍,从2012年以来,金塔县每年都在额济纳旗辖区内非法开垦数百亩土地。

  金塔县民政局副局长张力并不认可盛万协的说法,认为金塔方才是这一块土地的合法所有者。他介绍,双湾村是金塔县一个较为年轻的行政村,2006年成立。村中主要土地是1998年前后开垦而出。当时因为西部大开发,国家鼓励开荒,当地不少农民开垦荒地,该局通过审批后,发放了土地使用证。

  按双方的说法,马莲井检查站建成之后,其工作人员频频制止双湾村农牧民非法开垦、放牧等活动;而甘肃金塔县国土局执法大队,自马莲井检查站建立之初,便对其下达了违法行为停止通知书,认为检查站是建在金塔辖区内的非法构造物,马莲井检查站对此未予理会。

  今年5月,双湾村和马莲井检查站之间爆发了第一次正面冲突,30多名双湾村村民聚集在检查站门前,“他们不停地叫骂”,马莲井检查站一工作人员说,4个月后,马莲井检查站再次被围。《阿拉善日报》官方微信号“今日阿拉善”此前消息称,今年9月17日上午,甘肃省金塔县航天镇一名姓田的副镇长带领40多名蒙面男子,手持棍棒,围堵马莲井综合执法检查站。事后,航天镇解释,这位副镇长是因为村民与检查站发生冲突,他到现场协调处理双方矛盾。

  “今日阿拉善”称,多年来,金塔县一直不断侵占额济纳旗所属土地,并非法开垦,类似9月17日上午发生的寻衅滋事事件也不是首次。

  金塔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李龙春则认为,此次“12·6”事发是因为额济纳旗“抢人”所致。今年5月开始,额济纳旗方面鼓励甘肃金塔籍农牧民入籍内蒙古,每个人按年龄划分可拿到每年从9000元到两万多元不等的草原补贴,成年人享受的补贴最高,每人每年21000元,这对邻近农牧民颇有吸引力。

  金塔县公安局核查数据显示:截至12月8日,该县航天镇、鼎新镇、城关镇先后有22户73人,在没有办理迁移证的前提下,被额济纳旗警方登记入户,从而形成双重户籍,其中航天镇有12户49人。“这显然违反我国户籍管理规定”,李龙春说,“每个公民只能拥有一个户籍”。

  此次事件中被捆绑殴打的翟小军就是甘肃金塔县双湾村人,今年加入额济纳旗户籍,但原户籍并未注销。金塔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12·6袭击事件”中,马莲井检查站值守的13名工作人员都是蒙甘双重户籍,其中12人原来都是金塔县航天镇人。

  这一调查结果在金塔网络论坛里引发轩然大波,被形容是“12·6袭击事件”的“大翻转”。不少原本觉得理亏的金塔网友开始理直气壮起来,认为是额济纳旗方面的步步紧逼,才导致了“12·6袭击事件”。翟小军等拥有双重户籍者,则被金塔网友称为“叛徒”和“见利忘义者”。

  “双湾村本来人就少,今年被额济纳旗抢走近一半,这让书记和村主任特别恼火”,双湾村一位村民表示。

  “就是为了把检查站推倒”,被问及双湾村书记和村主任的作案动机时,金塔县公安局副局长刘红民说,两人自首后曾如此表示。

由于边界划定的历史遗留问题。在这片戈壁滩上两旗县纷争不断。

  暗流涌动

  在额济纳旗和金塔,当地人都认可这样一个说法:12月6日的“袭击行为”只是矛盾的一个总爆发,在此前十几年的时间里,额济纳旗和金塔之间一直暗流涌动。

  矛盾的根由,则是边界划定上的历史遗留问题。

  额济纳旗民政局副局长哈斯介绍,解放后,内蒙古与甘肃先后两次勘定过行政区域界线。1965年,两省、区勘定了北段边界,双方均没有争议。2001年勘定蒙甘西段和南段界线时,民政部反复协商两省区,但由于双方分歧较大,未能达成协议。后由民政部裁定,当年9月15日下发了《国务院关于同意内蒙古自治区和甘肃省人民政府联合勘定的行政区域界线协议的批复》,文件确定了西段和南段部分行政区域界线走向。

  表现在地图上,历经1965年、2001年两次勘定后,蒙甘边界北段、西段和东段均勘定完毕,但中段产生了直线距离约100公里的未定界线。对于这一未定区域,2001年国务院的批复明确确定:“暂时不划,待时机成熟时再划”。

  然而,自2001年以后,双方在这一100公里的未定界线之内,边界矛盾和纠纷不断。均指责对方未能“维护现状”。额济纳旗指责金塔县非法开垦草场、修路架电、种植枸杞等农作物,活动范围延伸至该旗境内约50公里;而金塔县则指责额济纳旗在其境内非法设置检查站,严重干涉辖区农牧民的生产生活。

  额济纳旗东风镇国土所所长李延波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1958年的划界标准,马莲井检查站所处区域属于额济纳旗。该片土地之所以存在争议,是因为1969年额济纳旗曾被划分给甘肃省,1979年额济纳旗划还内蒙古自治区时,所属土地随额济纳旗一起划归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甘肃省金塔县单方面认为额济纳旗“侵占”土地。

  “这不是内蒙古检查站第一次被砸”,额济纳旗原政协主席永红回忆,1998年,他受命带人在两旗县边界,搭建了两座蒙古包,建起了木材检查站,并派两名工作人员值守。等他刚回到旗政府,前方便告知,检查站被金塔的人砸了,工作人员的衣服、手机都被抢走。永红为此专门赶赴金塔县交涉,对方不理,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金塔县则举出相反的例子。2007年10月12日,金塔县修建阿双公路,额济纳旗认为该路占用了该旗地盘。“额济纳旗出动武警、公安、交通等部门百余人,阻挠施工,殴打现场施工人员,打砸施工车辆”。金塔县公安局副局长刘红民介绍,此次事故造成金塔县交通局正副局长、航天镇一位副书记等13人被打伤住院,该县3辆越野车、小轿车被抢,事故损失450万,被抢车辆、物资至今没有归还。

  东风镇 航天镇

  “12·6”事件后,也有声音认为,由于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的存在,造成了蒙甘边界事实上的难以严格勘定。这种声音认为,特殊的历史和现实,将额济纳旗和金塔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中国知名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就位于两旗县争议的这一区域之内,该中心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对外开放以来,逐渐全球知名。这一块金字招牌让额济纳旗和金塔县更不忍放手。2005年1月,额济纳旗设置东风镇,管辖范围为原古日乃、巴彦宝格德苏木地域,取名东风镇的由来,是因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又名东风航天城。次年,金塔县合并原来双城乡、天苍乡,成立新的航天镇,用意亦十分明显。

  内蒙古方面表示,东风航天城整体坐落在额济纳旗区域内,经过争取,航天城的税收归额济纳旗收取。据环球时报2011年的报道,航天城辖区矿产资源丰富,矿产企业的税收是额济纳旗的重要财政收入来源。

  甘肃方面则认为,自己承担着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的后勤保障供给,“加快航天航空后勤保障基地建设”就写入了金塔县委县政府的红头文件。作为保障方,自然应得到应有的权益,另外,以酒泉命名的卫星发射基地更是一张重要的城市名片。

  两镇使用各省区绘制的行政区划图,而将两张地图放在一起,东风镇和航天镇管辖区域大部分重叠。

  另一方面,对于争议区内文化旅游景区的归属,双方也一直争执不下。金塔县文物局局长李国民曾透露,该局实施东大湾城防洪工程遭遇额济纳旗方阻拦。东大湾城遗址与西大湾城遗址、地湾城遗址、肩水金关遗址并称为“三城一关”,军事遗迹保存得十分完整,曾是汉朝抗击少数民族南下的北大门。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居延遗址的一部分。

  自1998年起,金塔县先后实施了西大湾城防洪工程、“三城一关”加固维修工程,工程完工后,金塔县在遗址旁竖立了保护标志碑及加固维修说明碑,“但碑先后3次被人砸毁,起先是将标志碑上的‘甘肃’字眼凿掉,刻上‘内蒙古’等字眼,后来更是连碑文一起砸掉”,李国民说。

  1988年1月13日,国务院将居延遗址整体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公布范围中明确分为甘肃金塔县段和内蒙古额济纳旗段两部分。李国民介绍,2011年国家文物局印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移动文物目录》,亦明确将“三城一关”列入金塔县的文物名录中,对此额济纳旗并不认同。

  也因为两地纠纷,从2013年起,国家文物局不再批复“三城一关”的修复保护项目,致使这几座大漠之上的著名汉代遗存,得不到及时维护。

  有专家称,随着“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实施,带来了西部旅游业发展新契机,“丝绸之路”沿线旅游景点备受推崇。基于上述多重因素,促使额济纳旗与金塔县边界争议升温,三个古遗址的管理权更是成为双方追逐的焦点。

  警方在遭袭的马莲井检查站现场拉起警戒线。A18-A1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平安边界”倡议成一纸空文

  事实上,在边界纠纷愈演愈烈的同时,内蒙古和甘肃方面也一直在做着解决纷争的努力。

  “我们也不希望总是纠缠不清,希望能早日协调解决。”记者采访时,额济纳旗和金塔县都有人士提到了这样的诉求。航天镇种植大户徐永生说,近些年几乎每年都会发生类似的边界纠纷,老百姓即使种地都经常受到干扰,因此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够出面协调,早日解决这一边界争端。

  新京报记者获悉,在额济纳旗和金塔县每年的“两会”上,边界纠纷一直是两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注的焦点。

  2013年,两旗县上级政府,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和甘肃省酒泉市终于坐在一起,“对蒙甘未划定界线区域争议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并签署协议,结成友好盟市。随后,阿拉善盟民政局和酒泉市民政局联合下文,决定创建平安和谐边界,要求落实两地政府在未划定区域,“全面恢复到2001年蒙甘协议签订之前的状况”,

  2014年11月27日至28日,由内蒙古民政厅牵头,在阿拉善左旗召开了蒙甘线额济纳旗、金塔县段边界管理工作第一次会议。两省区民政厅主管厅长、阿拉善盟、酒泉市民政局主管局长,额济纳旗、金塔县政府分管领导和民政局长参加了会议。双方签订《甘蒙线金额段边界管理第一次工作会议纪要》,并提出从签订《纪要》之日起坚决杜绝在两省区界线未划定区域内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资源开发等活动。

  但在额济纳旗和金塔县的纷纷扰扰中,这些意见最终成为一纸空文。

  额济纳旗和金塔县的纷争看起来远未结束。“12·6事件”后,额济纳旗在被砸的马莲井检查站旁边很快搭建起6座帐篷,并盖起活动板房,准备重建马莲井检查站。

  12月21日,内蒙古晨报引述额济纳旗官方网站“中国额济纳”的消息称,12月13日下午3点12分,来自甘肃金塔县方面8辆身份不明车辆试图强行闯入马莲井综合执法站案发现场。试图强行闯入人员共有37人,有身着警服的公安人员,还有自称是金塔县国土资源局的工作人员。甘肃金塔县广播电视台则报道称,当天是金塔县国土、林业、草原监理等部门,组成联合执法组在公安部门配合下,在航天镇双湾村开展综合执法检查。

  据知情人士透露,双方人员在现场对峙,气氛一度十分紧张。

  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内蒙古额济纳旗、甘肃金塔报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
版权所有: 非特殊声明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南京市珠江路小学
订阅更新: 您可以通过RSS订阅我们的内容更新

Copyright 2002-2015 zjlxx.net. 南京市珠江路小学 版权所有 苏ICP备09037141号